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普夫

诗意可栖心。

 
 
 

日志

 
 

(撷)转:解非:何为好诗?  

2014-05-01 09:33:24|  分类: 撷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 为 好 诗 ?

                                                                                          解     非

 

       先秦诸子、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都蕴含哲学思想,都倡导:“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地之大德曰生”等锐意进取的人生的态度体现了中国哲学的精髓。中国哲学的特点就是以人为中心的“天人合一”、“人定胜天”等观点。

     儒、墨、道、法各主要学术流派因其哲学思想基础不同而产生的异彩纷呈的“治平”主张,千百年来不断为后人仰慕和仿行。正所谓“圣之时者也”。这就是智慧之美。我的写作可以说正是来自于中国文化的一脉血统,其中国哲学的思想在经意和不经意间都融汇到我的作品之中了,简言之就是:“天人合一”。中国诗歌源自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因此,诗歌的精髓是一种形而上的、非写实的宇宙灵气的流动,贯彻中边,往复上下。而中国古代诗人用心所在,正在无笔墨处,无笔墨处却是飘渺天倪。即:其笔墨所末到,亦有灵气空中行的意境。诗人,首先应是思想者,思想是沉重而锋利的手术刀,割掉社会的毒瘤;其次应是献祭者,生命放在诗歌的祭台上点燃,来靓丽一方时代的夜空。

  其实,我从小读的古文论比小说多,且经常哭鼻子,恨不得把书用刀剁了,但今天,我得感谢古文论丰厚的营养,这是很宝贵的精神食粮,确实对诗歌的写作有启迪。比如钟嵘的《诗品》,就是很好的一部融美学品位和诗学理念为一体的著作。.

  我想,一个诗人最好的就是将自己的哲思插上腾飞的翅膀让它自由地飞翔,勇敢地去想任何你能想到的事情,尔后,不管这结论是经过严密的推理得来的,还是灵机一动计上心头的,都会成为璀璨夺目的哲学思想。 

  我所理解的‘诗歌’不是一个‘人’在述说,而是一个‘精灵’在歌唱,‘精’是她的心,‘神’是她的翅膀。诱人想象、令人深思、启人性灵……是精神的触摸、个性的启蒙。而且,中国对诗之教化历来重视,诗的本质属性是张人性而泯兽心。

  诗歌的潜质就是:‘静空’,打破‘静’无诗情,涂满‘空’无诗意。‘静空’是诗者的灵魂的双翅,诗人从来不是步行者而是飞行者。诗行间飞过的是散文的原野,哲学的山脉。

  拥有一颗诗心,这就是我们一生的财富和资本,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我们这些人还这么虔诚的在这一方诗歌的土地上研究怎么样播种子,洒汗水,赏诗歌的花朵……其实,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无意义”的“意义”所在啊。而且,这“意义”会伴我们终老,挺好的。

  直面当代诗人的急功近利、鱼龙混杂,主体意识的失落抑或堕落,有几个诗人会认真去研究诗歌艺术的本质和价值呢?当代诗歌最大的悲哀不是读者多寡的悲哀,而是诗歌创作自身的诗学价值和美学品位的悲哀。一个诗人的价值与他的社会作用是什么?这是一个近乎于老生常谈的问题了,可今天的诗人们又有几人想透彻了。那么,就连这个近似小儿科的问题都没有想明白的当代诗人却有几十万人天天在写几十万的诗歌,却有几万个诗评家、教授、学者天天在研究中国当代诗歌的“振兴”和“走向”,翘首以待中国当代诗歌界能创作出一些轰动世界的作品。这不也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让人贻笑大方吗?在今天,金钱成为这个时代无往不胜的尺度之后,众人眼里的诗人就是一个孱弱的可怜虫、狂妄的神经质、生活的低能儿,而且,当代还有三个诗人:顾城、海子、余地以他们的自戕来做了一个如此真实的佐证。可见,诗歌对大众思想与价值引导的苍白与孱弱了。人们对大杂烩的文化快餐可以大快朵颐且慷慨解囊,而对思想深刻、内涵丰富、艺术高雅、品位隽永,尤其是有着深厚的人文精神的诗歌却敬而远之,诗人被看作是高不成低不就的穷酸迂腐的游手好闲之徒。但是,这并不是说当代诗歌真的就死水一潭了,古语说的好:“置死地而后生”。

  何为好诗?好诗到底有什么样的标准呢?我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好诗若陈酿,闻之则醉,如水乡小曲;复闻之则醒……”而且,我认为一个诗人不光是因为感情冲动把一些词汇堆砌起来一挥而就就成了一首诗,就像现在诗坛上有些所谓诗人的“口语诗”,更让人气愤的这些“口语”诗人还把李白的《静夜思》抬出来说事,且不说这些不知“廉耻”的诗坛废材如何标榜,就从词语本身来说也是非常无知的,其实词语本身是没有力量的,它运用在诗歌中是诗人赋予了它们洞穿的神通和智慧。词语是母性的,是能够不断地催生我们的想象、推断和生命力,犹如神谕一般获得了上帝的暗示。但是,这些‘口语诗’的危害还不及那些‘身体诗’危害大。尤其是女人以自己的身体来宣泄的诗歌.

  对于这些男人的口语化的诗句,或女人的身体写作诗句,我不仅仅是恶心,对前者我是蔑视,自古就有:“言之无文,行而不远”,诗歌,思想感情的真挚是它的内质,文辞的精美精当是它的外貌,文辞是为之服务的辅助工具,这些男人本身不具备写诗的基础与学养,不是老百姓一语中的:“瘦驴拉硬屎”吗,其诗歌语言都不过关也就可想而知了,更有甚者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眼高手低,家徒四壁,妻儿遭殃,我看还不如去卖西瓜。

  对后者我是鄙视。这在我的很多文章中已经表述过了,诗人在当代人的嘴里可以被骂为精神病,也不能被骂成婊子。从某种意义上看,风骨可以看作诗歌的精髓,能体现诗人个性的艺术风格,也是诗人们普遍追求的审美特征,而文采是依附于风骨的,风骨又有待于通过精美得体的艺术形式加以表现。诗人不是可以随意践踏一切人间戒律的魔鬼,校正诗歌艺术的座标来让诗歌走出象牙塔。诗人们或许可以重拾过去诗歌的一些母题,但一定要有直面现实的勇气和忧国忧民的大气。只有这样,诗歌才不致于疏离民众。毕竟老百姓有太多的心声、太多的故事值得诗人为之大声疾呼,为之深情叹惋,为之悲悯流泪啊。

  诗歌的体与性之间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个性的形成的因素也不怪乎诗人先天的才气和后天的学习,诗歌风格的多样化正是因为诗人个性各有不同而成就的。可见,“文如其人”正是风格与人格的统一。当诗人成了枪手、疯子、怪物、流氓、贱民、魔鬼等,且站在被告席上接受人民的严厉审判,诗歌写作也就成了原罪,其形象被人民消解,一落千丈。诗歌假若没有道德本体这个精神生命做为底线,那么一切所谓的审美品味和诗学价值都是虚妄的。故而,我们常常听到这样感慨的话语:"好诗在民间。”如果诗人不讲敬畏,何来诗意的写作?不讲重构,中国诗歌怎能复兴?  

  对于祖国的文字,我历来是敬畏的,也自豪的,而且从我的诗歌和诗评中你会读到,从小我的诗歌与作文在母亲的严格要求下可是不修改三遍决不成文,因而,我不知道你的看法源于什么?而且我认为从诗歌的美学的角度来理解一首优秀的诗歌作品,其尺度也不过是:一个诗人谦和真诚地向世界呼唤,向语言致敬,向诗歌膜拜后而流淌的汪洋恣肆的诗情。诗歌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表达了自我的情感与美好的景物,恰如古人所云:“朝吟风雅颂,暮唱赋比兴;秋看鱼虫乐,春观草木情。”

  一首仅由几十个字组成的汉语方阵里就能映射出历史景象,描绘出风景画面,对宇宙、世界、人生哲理发出无尽的遐思与叩问,对人类的情感世界做出最充分最细致入微的宣泄与抒发。成就了世界上最辉煌灿烂的诗词文化艺术,文字的达意为首位,准确,清晰,简洁好,流畅、生动、韵味足也好,诗情澎湃、感情充沛、酣畅淋漓也不错。汉语是最简约美丽的语言,用以表达诗意得心应手,是中国当代诗歌建构自身品格最好的底蕴和财富。诗的语言是生命最本真情思的自然流淌,也是精神最美丽最飘逸的禅翼飞翔。唐诗中常有因一字推敲得当,而使全诗富于生命力的例子,如"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字等。这就是所谓因一字而境界全出的例子,而这是要靠诗人的细微的观察,敏锐的感悟,丰富的想象和长久的经验才能得心应手的呀。诗歌的用字都是靠诗人推敲琢磨而成,并非信手拈来那么容易。这种化出之境的用字并非一般人所能理解,自然清新的诗可以当大餐,可以提神气。柳宗元:“丽则清越,言正词畅”。说出了诗歌语言美也是至关重要的,他还在《杨评事文集后序》中说:“其要在于高壮广厚,词正而理备;……其要在于丽则清越,言畅而意美。”可见,凝炼、精粹、明快、简洁、质朴、优美文字方能构成了诗歌语言的总体风格。上品诗歌是让自己对事物的感知诉诸诗意,使之成为“我”的事物,可这个“我”的情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将要产生什么样的情感,这就依靠于文字的功夫了,因此,诗人的第一要素就是必须让文字、词语璀璨夺目,如同夜空中闪烁的星辰。

  我对自己诗歌有这样的一个“度”,就是尊重人的自然本性,而自然本性就是真,从真出发,真可以不合正统道德,但它是价值标准,我的诗歌表现的是我的真性情,仅此而已。我想诗人的心灵本身就是宇宙的创化,它的卷舒取舍,好似太虚片云,空灵而自然。意境的创造、人格的涵养、境界的实现、天机的培植等,在诗人心灵飞跃而又凝神寂照的体验中会突现出难能可贵的诗歌的艺术成就。诗人的价值是向世人显现一个区别于现实的诗性世界,诗人的梦想有多宏伟,他诗歌显现的世界就有多深奥,诗人的诗心有多博大,他诗歌呈现的世界就有多广袤。

  佛教中“空”只是佛教理论体系中的一个普通概念。空可分“我空”和“法空”两种,以《大品般若》、《大智度论》中所说的“空”影响较大。其实,“空”也就是对生命境界和审美品位的提升,对生活、自然、宇宙的直觉感应。比如说一杯水,把水加热成水蒸气就看不见水的影子了,但这并不是说水消失成“空”了,当水蒸气遇冷时又会还原成水。依此类推宇宙中的万事万物没有一件不是因缘暂时聚合生成的,没有一样是永恒不变的。老子还这样论‘空’,他曾论述过:瓦罐空,方能盛万物,人心空,方能志存高远。(原文我记不起来了,意思是这样的)

  宗白华说的:“禅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动静不二,直探生命的本质。”可见,诗歌正是经由禅宗的心静感受而过渡到艺术创作的直觉思维,再到追求无言之美的艺术境界,在这样一种境界中人进入完全无待的自在状态走向虚境和空阔。

  ‘空静’呈现出一种闲淡冷寂的心境,让人从诗歌中感悟到体物精细,状物传神,以诗意呈现给鉴赏者一个深远悠长的境界,并以超凡迈世的风范来叩问大千世界的奥秘,中国当代诗歌从诗学理念的倡导和创作上,是完全可以把“禅诗”当作一个很好的突破点。这样既可以反拨当代诗歌过于直接张扬、浮躁凌厉的弊病,又可以使蹈虚凌空的诗人回到本真自然的平常心境,将自我化入禅意来感悟人生,创造一个自由的想象空间来有效的拓展诗歌的廓然之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