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普夫

诗意可栖心。

 
 
 

日志

 
 

(撷)转:尚飞鹏:诗歌边缘化的困境与真相  

2013-03-23 07:40:49|  分类: 撷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边缘化的困境与真相

尚飞鹏

其实,我一直没有认为诗歌被边缘化了。因为边缘化的概念并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是主旋律之外的另一条旋律,或者是主流之外的另一条河流,并且这条河流在边界、边远、边疆、边关地区。我认为,不管是在哪里,不管是谁,只要是对的,美的、善的,站在真理一边,站在人民一边的才是主旋律、主流。反之,恶的、邪的、阴的、错误的、即使是统治者,即使是人数众多,也许撑控着艺术大环境和意识形态的主要阵地,那也是错的、错的才是真正的反诗歌、反真理、反人类的。所以,我们现在所说的边缘化,才是真正的主旋律,我们的任务是把这个弄混乱的概念巅倒过来,还原它本来的样子,这就叫正本清源。退一万步说,即使诗歌被边缘化了,甚至所有艺术都被边缘化了,也是因为人类太过注重物质财富的占有和掠夺造成的。人类的发展越来越轻视思想、哲学以及艺术的创造。一句话,就是对上层建筑领域的忽视,对人类丰富的精神活动的忽视,是导致人类一再退化和本质变异的根本原因。

诗人追求自由和安静的生存方式,必然与喧嚣行成对比,这就是一对矛盾。诗人追求内在本真的生存环境,而现实充满了假象和伪装,这又是格格不入的。事实上,不是社会把诗人边缘化了,而是诗人抛弃了浅薄浮躁的社会。从历史的观点看历史,真正的文明社会基本上是不存在的。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哪一个国家不是战争不断,生产力低下,贫穷无休无止,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束缚着人们的思想、何以建立一个真正文明的社会呢?人民更说不上享受文明,只能在统治者的统治之下为统治阶级创造财富。所以,历史上仅有的文明成果,都是劳动人民在统治阶级的皮鞭下打出来的,那不是文明,那是剥削和压迫。文明是高级社会的产物,文明社会也不是科学社会,科学永远无法取代文明,文明是象征人类精神的标志,而不是科学的代名词。文明也不是统治者强权下的奴隶的产物和作品,文明是身心自由的创造性结果。

诗歌是一门不屈服的艺术、快乐又智慧的艺术、充满了奥秘和趣味的艺术,它简捷、明亮、单纯,像清泉一样直抵心灵,它始终保留了人类的核心价值,自然生态集聚了人气、精气、生气、神气、志气,它走向终极意义的同时,也不断吸收原始的生命机能,它从生命状态的无到有、有到无,一直秉承了人性光芒的照耀。它就是诗所要期盼的开始与结束,它就是诗。诗的本质基于庞杂的社会,一直处在边缘化的状态之中,也正好反衬出所谓主流社会的危险状态和惊恐中的威严。人类社会的腐朽,如果再不反思、反省,就会不断得到自然灾害的毁灭性打击,这是一场从未停止过的自然与人类的战斗。诗歌边缘化的意义就在于此,它的自然状态和永远的无利可图,造就了它的永恒。被边缘化的诗歌、实际上是保留了人性光辉的最大空间。

每一个诗人的写作,都有各自的风格,就我个人而言,越往后,越觉得是一种修炼,首先是独善其身,然后才是感动别人,影响社会。说到底诗的内涵有太多的因素,而真、善、美是其重要的元素。就像僧人说的那样:“悟性、慧根、缘分、慈悲”,其实在诗歌的写作中是完全可以当作基本条件的。基于现代社会的鱼目混杂,又何况诗坛,世界的本来面目就是亦正亦邪,诗坛也一样。主流并不是拥有了枪炮和政权,而是拥有了真理,也许这个真理并没有显现出来,它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在文学样式中,有些文字是可以卖钱的,而诗歌是心灵的需要,正因为是心灵的需要,所以它没有具体的服务对象和商业特征,它也不容易被统治者利用。它不同于生活必须品和食品,谁也不会因为没有读诗而生病、发疯、饥饿,但它可以对心灵抚慰和养息,就像空气一样,谁也离不开它,但谁也没有感觉到它的重要。它专门提供给那些心致细腻并且需要它的人,以及心灵渴望真理的诗歌圣徒。作为一个诗人,始终不在乎被边缘化,被边缘化反而成了一种强大的能量,做一个具有中国气节的诗人,是诗人毕生努力的目标。我认为,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伟大的诗人,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

假如人类有一天毁灭的话,那也是由于人类首先毁坏了自然生态之后,自然才反过来又毁灭人类的。人类破坏自然在先,而自然灾害在其后。大地是我们的容身之地,是我们一切生命的源泉,所谓的诗歌边缘化,正是因为这些诗人们不愿意充当反自然的剑子手才被排斥在外的,但生命永远不会被边缘化,那些边缘化的领域,正是坚守人类精神的宝地。人类社会一直在错位进行,这是人类发展史的不幸,也是每一个追求博爱的生命个体的不幸。鲁迅先生在《野草·希望》中写道:“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我们看到那些历代为民主自由牺牲的战士,他们的伟大在于所携带的思想,从不丢弃的精神,只有生命是不朽的,香火传承的生命,本身就生机昂然。当很多人看不清真相时,而少数人的手中紧握真理。这想说:诗歌边缘化是“拜金主义”暂时的胜利。

从表面上看,读诗的人少了,我首先不相信这是事实,据调查,在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诗歌读者。有一部分人满脑子里想到的都是怎么赚钱,或者近一步地确定为房子、车子、票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什么错,物质追求也是人生的一部分。那么,如果在生活中没有更好的生活环境,人生就没有意义了吗?难道人生只是为利益和金钱活着吗?没有生在一个理想的时代,没有丰厚的物质基础,难道人就不能活下去了吗?对有些人是可以的,对有些人是不可以的,这样就把人的不同区别开了。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有的人在艰苦的环境下是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有的人却不能。一个人真正能获得自由,是在他自己的心里,装着一个无限的天空和大地。人的需求是综合性的,并不是能吃能穿就好了,而是要有更高级的需求和理想,那就是思考的需求与创造的需求,那就是精神文化的需求,对我现在而言,诗歌是唯一能够达到这个需求的艺术工具。

一切文学样式和内容的存在,都是这个社会在这个阶段的客观反映。现代中国社会需要商业,而轻视了文学,而仅有的文学也只能在规定的圈套里写作,它不可能超越当下的现实与政治环境,这就是现实。但真正的文学大师、诗人,从来没有因为生不逢时而写不出经典,即使在人性遭受到最严重的伤害,甚至毁灭性的打击,也关不住生命的光辉。当然,一个开放自由的社会,产生好作品的概率会更高。在今天这个社会,好诗人被发现,好诗被留传,那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有,那才是一件天大的怪事。

还有另一种存在;作品的存在,这个存在是以精神的方式,精神的存在也应该是在物质存在的前提下的存在,但也不是唯一的存在,脱离现实的存在一直没有绝后,比如:道家和佛家的存在,相对于现实是一种超现实。绝对的超现实也是有的;比如:选择死亡,就是一种与现实彻底决裂的方式。从爱护生命的角度出发,任何宗教和政党都不能提倡死亡,无论是谁,提倡死亡就是反人类罪。绝大多数死亡是走投无路,被迫无奈,但也不排除快乐的或者是虚幻的对死亡的追求与崇拜,这种死亡是一种理性的升华,所谓涅槃可能就是生命到达的极限。边缘化是对权利中心的讽刺和对抗,那么,正义的死亡就是对非正义生存的一种藐视和嘲笑。死亡是从一种物质变为另一种物质的转换,归根结底,生存和死亡是有与无的辩证,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是一个生命不可分割的阴阳关系,有价值的死亡是生命的继续。诗人边缘化的种种表现可以证明,那些看似处在无助、无援、无望的境地的诗人,实际上正是一种机缘,危难之时,生命与现实生活高度密切,才可能产生传世大作。我首先不能给轻生者鼓掌,我觉得自杀者不是因为边缘化,是一种既深刻又幼稚的幻觉,它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这光芒也曾经为我出现过,很幸运,我没有迷失。

边缘化的基本特征是,那些在远离主流诗歌并未能得到社会认可的、有独立创造性的诗人,他们往往书写与生命有密切关系的有批判现实意义的,与人类发展起积极作用的艺术作品。诗歌边缘化在中国,绝对不是被孤立的,而是代表了最广大人民意志和本质属性的诗歌。他们是一群真正坚守了人性化写作的诗坛优秀分子,边缘化是他们的宿命,站在更高的山巅,歌唱真正的旋律。边缘化不是一个姿态,是常态,边缘化不是暂时的而是永恒的。只有在边缘化的处境中,才能感同身受地领悟生命的艰辛、人类的痛苦,才能与伪艺术划清界线,才能站在真理的一边,艺术的一边,诗意的一边,成为真正的诗人。当然,并不是只有边缘化的诗人才能写出好诗。

尽管诗人最终是以作品说话,但是那些往往能首先出现在公众面前的诗人,是那些善于摇旗呐喊者。人常说:“爱哭的孩子有奶吃”。而那些一声不吭的诗人,就显得越发珍贵,他们的精神远离世俗的尘埃。对于他们而言,用作品说话也是非常有限的,甚至是一句空话,由谁来认定他们作品的优劣,认定的人是否公正,都是问题,并且抽象。要把一个错误的概念和结果改过来,十分艰难。要确立一个正确的榜样,更加艰难。何况那些真正的诗人,深居简出,不谙世事,又怎么能战胜了邪门歪道呢?他们的作品怎么能够面世,不面世又怎么能留下来呢?所以脆弱、缺乏耐力和具有超常意志的诗人,以及抗打击能力者,早早就会夭折,退出竞技场,这说明他们很难真正地担当起中国诗歌的重任。承受苦难是每一代优秀诗人必须有的品质,否则,诗歌的香火很难传承。

世界上有多少种情感,就会有多少种诗、多少种诗人。如果生存本身和诗一样美,诗可能就不会存在了,诗是一种心灵的梦想,是为实现公平、正义、自由而追求与表达的艺术,我们也完全允许任何流派的诗歌同在。对于一个被边缘化的诗人而言,他当然是自觉地加入了重建当代中国诗歌精神的行列,他就必须提高自己的生存状态和写作水平。很难想象,一个人他的生活本身就是垃圾,还能写出好作品。无法想象一个无赖同时又是思想家,一个语言的创造者,又是骂街的泼妇。诗歌创作过程是个人化的,可以说与别人无关。但作品的内容是与整个世界紧密相连的,诗歌的读者从来都是小众的,它不可能每天走上街头,更不可能是一场又一场的运动。有人一直这样期盼着诗坛,这本身就是一个误区。诗的存在是安静的,缓慢的,有时候会疯狂,那也是因为无耻的现实激怒了诗神。

一个人,不管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不管它说得有多么好,只要它抛弃了真理,它就是反人类的。自从有人类以来,诗歌一直在反映人类每一个时期的心声,其真挚的歌唱像宗教一样,在大地上回响。人类选择诗歌作为对上苍的感恩与回报,对自然的忠诚与敬畏。不管发出的声音是高亢的还是低沉的,都表达了人类对真理和善良的崇拜与渴望。真理是自然而然的开始与结束、自然是一切事物本真的外象。脱离了自然就脱离了事物的真相,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的创造是在顺应自然的发展而展开的一项有趣而伟大的工作。

边缘化的诗人必然担当起理想主义的角色,有责任把诗歌的历史使命承接并传递下去。边缘化的价值还在于保存了人类精神的实力,永远与非崇高、非艺术精神挑战,寻找理想家园、追求生存的本质意义。诗坛掌控在有话语权的手中,诗歌还处在被工具的阶段,有两个权利中心,一是官方,二是江湖,他们都是祸害诗歌的根源,除此之外的诗歌才是真正的诗歌。那些靠权利和金钱获得的荣誉,都是一枕黄粱。我们作为诗人,首先是做人,然后才是写诗,诗友们!迎接曙光,迎接每一天的太阳,用我们的智慧创造每时每刻的善良,为世界充满爱而奋斗!我们有耐心寻找真理,等待真理、并且获得真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